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首页|听力资源|每日听力|网络电台|在线词典|听力论坛|下载频道|部落家园|在线背单词|双语阅读|在线听写|普特网校
您的位置:主页 > 每日焦点 > 社会 >

禁断之爱:二战期间两个男人的书信

2017-02-24    来源:普特英语听力    【      美国外教 在线口语培训

在二战军事训练期间,Gilbert Bradley恋爱了。


他和自己的爱人交换了数百封信——那位爱人每次署名都用“G”。70年后,人们才发现“G”代表的是Gordon,Gilbert爱上的是一个男人。
 
在那个时候,同性恋不光是违法的,在军队搞基,很可能会被直接枪毙。
 
2008年,Bradley去世后,这些信才被发现,这些不同寻常的信让我们得以对战争期间的同性之爱窥见一二。
 
社会

这个爱情故事又是怎样的呢?
 
Wednesday January 24th 1939

My darling,
亲爱的,

... I lie awake all night waiting for the postman in the early morning, and then when he does not bring anything from you I just exist, a mass of nerves...
......我整晚都睡不着,等着邮差早上来送信,可看到他什么都没送来,我整个人,一片混乱......

All my love forever,
永远爱你,

G.
 
社会

从信中我们可以得知,Bradley根本不愿意去当兵,为了躲避参军,他甚至假装自己患了癫痫。
 
他的小把戏并没有得逞,1939年,他在什罗普郡,奥斯威斯的帕克豪尔训练营作为一名防空兵接受训练。
 
那时,他已经与Gordon Bowsher相爱了,1938年,他们在德文郡的游艇度假中相识,那时候Bowsher在跟Bradley的侄子谈恋爱。
 
Bowsher来自一个富裕的家庭,他的父亲掌管一家海运公司,Bowsher自己也有一片茶叶种植园。
 
战争爆发后,他作为一名步兵在全国各地驻扎。
 
February 12 1940, Park Grange

My own darling boy,
我亲爱的男孩,

There is nothing more than I desire in life but to have you with me constantly...
...I can see or I imagine I can see, what your mother and father's reaction would be... the rest of the world have no conception of what our love is - they do not know that it is love...
在这世上我别无所求,只希望能与你常伴左右......我可以预见当你的父母得知这件事后会有什么反应......这个世界对我们的爱根本一无所知,他们对爱也一无所知......
 
然而,同性恋的处境在1940年代是相当困难的,同性恋会上军事法庭,被判决入狱,罪名是“严重猥亵”,社会中的大部分人也是坚决反对同性相爱的。
 
直到1967年通过的性罪行法令认定,21岁及21岁以上的男子可以搞基,而在军队中,直到2000年才公开允许同性恋存在。
 
据同性恋权利活动家Peter Roscoe所说,Bradley的信件是非常稀有珍贵的,因为那个时候大多数的同性恋人会毁坏所有可以让他们获罪的证据。
 
在Bowsher的一封信中,他要求到:
“do one thing for me in deadly seriousness. I want all my letters destroyed. Please darling do this for me. Til then and forever I worship you.”
“替我做一件事,这件事至关重要,帮我把那些书信都付之一炬,亲爱的,帮我这个忙儿罢,我永远都爱慕你。”
 
Peter Roscoe还说道:
"There is a gay history and it isn't always negative and tearful," he says. "So many stories are about arrests - Oscar Wilde, Reading Gaol and all those awful, awful stories.
“有关同性恋的故事并不总是消极悲伤的,虽然许多悲惨的故事都与坐牢分不开——奥斯卡王尔德,雷丁高尔等等。”
 
"But despite all the awful circumstances, gay men and lesbians managed to rise above it all and have fascinating and good lives despite everything."
“但尽管环境险恶,同性恋人们依旧愿意冒着巨大的风险,去过美好的生活。”
 
February 1st, 1941 K . C. Gloucester Regiment, Priors Road, Cheltenham

My darling boy,
我亲爱的男孩,

For years I had it drummed into me that no love could last for life...
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没有什么爱是可以长久的......

I want you darling seriously to delve into your own mind, and to look for once in to the future.
亲爱的,我真想进入你的脑海,然后看一看未来。

Imagine the time when the war is over and we are living together... would it not be better to live on from now on the memory of our life together when it was at its most golden pitch.
想象当战争结束,我们住在一起,从此以后,我们将一起创造美好的回忆。

Your own G.
 
社会

那么,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否美满?
 
大概并不是。
 
在一段时间,Bradley被派去苏格兰守卫福斯桥,他与遇到的其他两个男人也相爱了。更让人吃惊的是,他给Bowsher的信中还提到了此事。但,更令人吃惊的是,Bowsher也相当大度,并回信道,“我理解,并知道他们为何会爱你,毕竟,我也如此(understood why they fell in love with you. After all, so did I)。”
 
书信到了1945年就断了,两人各自开始过不同的生活。
 
Bowsher搬去了加利福尼亚,并成为了有名的驯马师,奇怪的是,他还曾雇过Sirhan Sirhan,也就是和刺杀肯尼迪有关的家伙。
 
Bradley曾和国会议员Paul Latham有过一段短暂的纠葛,1941军事法庭认定Paul Latham与三名枪手和一名平民有“不当行为”。
 
之后,Bradley搬到了布莱登,于2008年去世,一家房屋清洁公司发现了这些信件并把它们卖给了专门从事军事邮件收集的经销商。
 
有一天,奥斯威斯的博物馆馆长在eBay上看有什么与小镇有关的东西,就发现了这些信件,最后,馆长Mark Hignett把这些信买了下来。
 
社会
(1939,Bradley曾在奥斯威斯驻扎)
 
一开始,他只买了3封,而他最初只是以为来信的人要么是个喜欢他的女孩儿,要么是他的未婚妻,因为信里有很多内容说的是漂亮的床单,生活现状,将来在一起的梦想之类。
 
当他发现还有更多的信件在卖时,就都买下,并抄写下来放在博物馆展览,Hignett 与同事经过慢慢研究发现,原来所谓的"girlfriend",其实是boyfriend。
 
这勾起了Hignett的兴趣,他觉得自己看着这些信就跟看小说似的,想要知道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忍不住一直买信,想知道后来到底怎么样了。”
 
尽管他在这600多封信上已投资了数千英镑,但他觉得,跟这些珍贵的书信比起来,这些钱又算得了什么呢。
 
"Such letters are extremely rare because they were incriminating - gay men faced years in prison with or without hard labour," he says. "There was even the possibility that gay soldiers could have been shot."
“这些信件真的太稀有了,因为在那时同性恋是有罪的,他们是要坐牢的,有的甚至会被强迫劳役,同性恋士兵甚至会被直接枪毙。”
 
这些书信如今被收藏在博物馆里,或许以后会为它们办一场展览,让更多人知道这一段历史。
 
在一封信中,有这么几句话,读起来令人忍不住万分感慨:
"Wouldn't it be wonderful if all our letters could be published in the future in a more enlightened time. Then all the world could see how in love we are."
“假如在以后,在一个更加开明的时代,咱们这些信能被公开,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儿啊。到了那时,全世界都会知道,我们有多相爱。”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手机上普特 m.putclub.com 手机上普特
[责任编辑:wangnan]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推荐文章
  • 资料下载
  • 讲座录音
普特英语手机网站
用手机浏览器输入m.putclub.com进入普特手机网站学习
查看更多手机学习APP>>